2015年8月9日

我看〈深夜食堂〉

〈深夜食堂〉,三道菜烘托出來的三段故事。





總覺得這部電影的安排似曾相識,阿想起來了,陳玉勳的〈愛情來了〉,好像也是這樣的安排手法,訴說著城市底層小人物的悲喜。無獨有偶的,兩部電影裡都有著「小三」的角色,三段沒有結局的戀愛故事;但,整體看來,〈深夜食堂〉的細膩布局,比〈愛情來了〉更到味一點。

三個故事分別以一道菜為題:拿破崙義大利麵、山藥飯、咖哩飯。首段故事講述一個小三因為情夫的病逝失去依靠,一盤義大利麵使她與鄰座的白領男迅速擦出火花,變的純情而互相扶持;而後卻又在爭得情夫遺產後拂袖而去,直截了當選擇自己的價值觀─金錢至上,雖然現實又討人厭,卻反映大城市最底層的真實一面,最後離開店裡那句「老闆,我不適合小初,你打從開始就知道吧」更富寓意。

山藥泥蓋飯,黏稠而細膩的滋味。一個鄉下來的女孩吃了霸王餐,卻因緣際會的被老闆收留,換取掙錢打工的機會;雖然短暫卻充滿人情味,也多少點出年輕人方出社會的迷惘。後來出現捲走她存款的男人,年輕警察演戲救美的搞笑片段,亦引出了附近餐館老闆娘的情愫,串起一個年輕女孩的逐夢故事。

咖哩飯這段,是筆者覺得最發人省思的部分,提及福島震後災民與志工間的關係。一個在福島海嘯中失去妻子的男人,愛上幫助自己的賑災義工明美,為追求她跑到東京來,可惜郎有情女無意,明美為了轉移自己被情夫遺棄的傷痛而去做志工,男人則是為了轉移找不著亡妻的苦楚而投射情感,純粹為逃避現實人生而活,當志工說穿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偽善,非發自內心不求回報的想做。

故事裡,看似不相干卻又充滿韻味的,就是那開頭被遺棄在店裡的骨灰罈,在經歷警局、被外人揭開秘密、寺院的顛沛流離,最終在萬聖節回到主人手上,只不過罈裡主人也是個出軌的丈夫,最終被原配領回。似乎訴說著,離去的東西,最終還是會回到手上,只是以不同形式吧?


筆者認為,深夜食堂賜予了低層人們一個「小確幸」,那就是最簡單的幸福、療癒的餐點及真實的人情味,不論是小三、鄉下女孩、執意尋找亡妻的男人,亦或是那些無話不談的食客,食堂都給了他們一個喘息、休憩的舒適角落,這是一種簡單而不浮誇的美感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